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 8th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秦觀的千古絕句,冰冰與陳飛都很喜歡。尤其是現在,在他們即將分別的前夕,作為互勉,以此撫慰對方。只是,好難過!而這樣的難過,不是語言就能表達的,只能悶在心裡,任其腐蝕自己的靈魂,直至老去。 其實,他們都很幻想擁有朝朝暮暮的愛情,儘管知道,永久的愛情並不是靠朝朝暮暮來維持的,可是,他們仍然希望自己是天南地北的雙飛客,如影隨形。都說,距離產生美,而這樣的美,是淒美,殘缺之美,當郎情妾意正濃時,誰願意分離?正所謂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 可是,他們必須分離,這是殘酷的現實!愛情的開始不過是一場早已寫好的結束,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儘管陳飛知道冰冰有了他的孩子,可是,這輩子他做不了孩子的爸爸。再過幾天,冰冰就復婚了,而他只能違心的祝福。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可是,就算他們生死相許了無數次,也逃脫不了命運的安排,今生,注定他們是沒有緣分的,只能執手相看淚眼,無語凝咽,這是愛情的悲劇,命運的無奈。 陳飛是冰冰的學長,高她兩屆,陳飛是法律系高材生,而冰冰是中文系系花。在學校時,互不相識。然而,老天卻給了他們相識的機會,在網絡裡奇遇。當時,正值冰冰離婚不久,愛情的空窗期,有點無聊,有點寂寞,陳飛的出現,正好彌補了冰冰感情的空白,陳飛一表人才,才華出眾,很快讓冰冰沉迷。於是,兩個人便有了如火如荼的愛情。而那個時候,唯一的遺憾,就是陳飛已婚,錯的時候遇到了對的人,就算他們愛得如膠似漆,也都知道,終有一天,他們仍然逃不過一傷。 可是,幸福中人,都有點及時行樂的味道,揮霍無度的發洩著自己的濃情蜜意。他們不去想未來,因為想了會影響愛情的正常發揮,他們只注重現實,因為眼前的幸福太珍貴,就如名畫,就算你如何的去珍惜,它也會逐漸褪色,他們不想等褪色了才來估價。於是,傾情奉獻便有了脫離現實,奮不顧身的癡狂,追逐著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的無比痛快。君愛身後名,我愛眼前酒,飲酒眼前樂,虛名何處有? 他們錯了麼?愛是沒有錯的,錯就錯在他們是兩條沒有交集的平行線,只能遙相呼應,而不能擦出火花。如今,他們卻可以傾訴愛慕,是命運的眷顧還是上天的作弄?有些溫柔何嘗不是殺戮,有些入口何嘗不是出口?上帝是是而非的安排,迷了多少對有情人的眼?傷了多少有情人的心?碎了多少對有情人的夢,無從知道。 冰冰與前夫的關係,此生注定是沒完沒了,因為,他們有了愛的結晶,可愛的女兒貝貝,於是便有了就算毫不相干了,那關係還是絲絲縷縷的牽扯不清。再說,離婚的原因也不是因為水火不容過不下去,而是一時賭氣,現在的關係也在逐漸恢復之中,外界一致看好,復合的概率很大。 郝雷相貌平庸,但身份卻讓人仰慕,海歸派,才華橫溢,專攻燃氣專業,是名副其實的才財並重的天之驕子。這個世界,男人的相貌早就不被人看重。重要的是財氣與才氣,當年,他剛回國,在一次朋友的派對上,與冰冰相識,冰冰的一曲“像霧像雨又像風”讓他傾倒,於是,他使出渾身解數,對冰冰展開了狂熱的追求,並很快修成正果。 那時的冰冰貌美如花,是一家文化公司的總策劃,曾為很多歌名明星策劃過大型演唱會,她自己更是具備了一副柔美的嗓子,常常是私人聚會的理所當然的女主角,如此才華出眾的美女,追求者當然甚眾,其中不乏大腕帥哥。然而,冰冰不是個膚淺的女子,對男人,從不注重外表的華麗與物質上的富有,她對郝雷非常好感,原因,是他的不俗談吐,喜歡他具備周立波式的調侃與幽默,很討人喜歡,雖然,他的家境不是多富有,但他本人具備的硬件,讓冰冰滿意。一個男人,沒有雄厚的家庭背景不要緊,但一定要具備出人頭地的能力。身外之物,總有耗盡時,但自身的才能是源源不斷的最安全可靠的保證。 愛情是個折磨人的東西,自以為可以天長地久的愛情,一旦升級為婚姻,那煩惱也就接踵而至。原來,愛情只適宜生長在脫離現實的虛幻中,可以讓你幻想得絢麗燦爛。但,你千萬不要冒險把它帶入現實中,融入世俗的愛情,會讓你覺得不可思議。郝雷被冰冰視為優點的睿智幽默,卻成了她心頭揮之不去的苦惱。也成了他吸引女人們的最有力的標籤。其實郝雷並不花心,對冰冰是一往情深的,但男人女人的角色早就被老天注定,男人是蝶女人是花,蝶戀花花戀蝶,天經地義。於是,時常的爭吵就一點一點稀釋著愛意。就算貝貝的降臨,也沒能清除他們各自心裡的那些芥蒂。 屋漏偏逢連夜雨,冰冰愛美心切,產後減肥不當,內分泌嚴重失調,身心都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創傷。她視如生命的美貌被病痛摧毀,心理失去了平衡,整個人的性格都變了。變的再也容不下一絲一毫的煩惱。於是,她與郝雷的婚姻堡壘分崩離析,成了必然趨勢。 終於明白,情再濃,愛再深,你再好,我再美,可終究敵不過現實的風刀霜劍,只能是交集過後走向彼此的背面,只能背對背無法心連心,曾經那些美得令人心醉的風景早已殘留在身後,徒留一地的遺憾和傷感,讓人扼腕,愛情的惡作劇:曲終,人散,黯然。 自由的冰冰,喜歡離群索居與孤獨為伍,喜歡一個人靜靜的聽歌,喜歡在自己的空間裡傾訴一些溫潤細膩的情感,訴說靈魂深處的繾倦,一場靜謐裡書墨散發出淡淡的幽香,凝聚指尖的溫柔,深深打動了陳飛那顆漂泊的心。他最喜歡看廊橋遺夢,與冰冰探討得最多的話題,也是這個唯美的婚外情故事,沒想到,他與冰冰的戀情成了經典的翻版。 沒有愛上時,兩人一直搞不懂,短短的四天愛戀,就能有延續至死的執著專情。愛情真的是個很奇怪的東西,長相廝守,往往與它無緣,而驚鴻一瞥卻鑄就一生的癡戀。相愛的時間長短,相愛的形式差異,與愛的程度真的沒有直接的聯繫,而是取決於相愛的兩個人是否投緣,是否彼此需要。 冰冰非常佩服弗朗西斯卡在愛情與責任之中的選擇,一個墨守陳規的女人,遭遇到她十分期望的愛情,卻能揮劍斬情絲,並能夠做到:給相逢以情愛,給情愛以慾望,給慾望以高潮,給高潮以詩意,給別離以惆悵,給丈夫以溫情,給遠方以思念,給孩子以母愛,給死亡以誠摯的追悼,給往事以隆重的回憶,給現任的愛以衷心的理解。一切都安排的那麼好,有誰還會對這樣一個出軌女子再予以苛求呢?情感的出軌,不是衡量一個女人好與壞的標準,儘管被輿論和道德譴責但卻事實上存在的婚外戀情,是不是不盡完美的婚姻狀況下的必然產物呢? 陳飛初遇冰冰,就曾有:“恨不相逢未娶時”的感慨,他婚姻中的遺憾,讓他對冰冰陷入近乎瘋狂的愛戀,而冰冰,因為婚姻之舟的觸礁沉沒,心灰意懶,恰逢陳飛的柔情蜜意撫慰,於是便有了一拍即合,便撞擊出絢麗的火花…… 冰冰決意倣傚弗朗西斯卡選擇一個女人應盡的責任,她的貝貝離不開她的呵護,而郝雷依然愛她,儘管她愛陳飛更甚。然而,陳飛有一個完整的家,她不想他為了自己而拋棄自己的家庭。愛情就像一首歌,只有反覆吟唱幾次,才知道什麼旋律最美,許多人許多事,只有在經歷了以後才明白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就像感情,只有在愛過以後才明白,什麼是愛,什麼是情,什麼是傷,什麼是痛…… 她很愛很愛陳飛,就更加的珍惜這份感情,她再不相信,只有兩個人的世界才算是愛情,反而會因為太近,近的沒有縫隙而生出了摩擦,而這樣的摩擦對嬌嫩的愛情來說,是種折磨,她與郝雷的愛情便是如此,她不想,讓自己跟陳飛的愛再重蹈覆轍。 七月的午後,烈日如火,陽光如饑似渴的吮吸著空氣中的最後一絲清涼,灼烤著大地融化了所有的柔情,沉悶的天空,沒有一絲風,令人煩躁令人窒息,冰冰無力的靠在窗前,等待一縷清風掠過窗口的希望,吹拂無法寧靜的心靈,默默地好像整個人在沉淪,頭暈目眩,眼前所有的風景在慢慢地旋轉,旋轉…… 再過幾天,就要跟郝雷復婚了,對於自己再一次的終身大事,冰冰不再注重,經歷過挫折的人才會懂,並不是鋪張的越華麗,排場越隆重,幸福就越保險。幸福只是兩個人的感受,是一種情乳交融的纏綿,與一切身外之物都無關。 此時,她最想做的,就是見一下陳飛。任何喜悅的東西都無法沖淡對他的思念,反而,喜期越臨近,內心越糾結,越想他,想得整個心都疼,那是種啼血的相思。前天,他們還在網上一同看了廊橋遺夢,一個經典的故事,其中必定隱藏了許多人生哲理,有很多值得世人借鑒的地方。四天的癡狂能夠換來一生至死不渝的愛情,那麼他們呢?無數個四天的相處,是不是可以換來前世今生的緣分?對於必須的分離,他們還有一絲膽怯,有點無法承受,看廊橋遺夢,也只是從中尋找讓自己振作的力量,其實,當看到羅伯特金凱與弗朗西斯卡微笑著分手,他們的心都在隱隱作痛。 冰冰說:我想跟你生個孩子。陳飛說好啊。他們常常說這樣的瘋話,無非是為了表達各自 的愛意,正因為做不到,才有這樣的癡想。陳飛是答之無意,那曉得冰冰卻是別有用心呢? 陳飛越來越愛戀冰冰,似乎冥冥之中感覺,他們的愛日不多了,他的眷戀帶著傷感的味道 ,愛她的時候近乎瘋狂。冰冰呻吟著說:“你輕點,別傷著孩子”。“孩子?”陳飛停下來,好奇的問。“你的孩子”“我的?”陳飛又驚又喜,但隨即頹廢:“親愛的,對不起”“你答應過我,咱們生個孩子”“我做夢都想跟你有個孩子,可是,可是……”“現在不是做夢,是真的”“親愛的,可是我們無法在一起,我不能讓你受傷害”“就因為無法在一起,所以我才要這個孩子,我要時時跟你在一起”“傻呢”陳飛抱住她,心酸如麻,她的想法如此驚世駭俗,竟有著捨身忘我的味道,忘了兩害相權取其輕,忘了以後必須面對的困窘現實,如此的任性,讓陳飛心痛,覺得這輩子都無以為報,她的愛好重,沉重得壓得兩個人的心都快要窒息。冰冰反抱緊他,柔聲道:“以後無論你在那裡,只要你的孩子在我身邊,我就會覺得安慰,答應我好麼?”陳飛深情的看著她,看得她眼裡漸漸湧起的淚水,他不覺也感到兩眼模糊了。當他把她緊緊擁在懷裡的時候,他想:這輩子,他都會跟她在一起,靈魂纏綿,愛意相通。 冰冰對陳飛說:我想去最鬧市的地方,跟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我想唱支歌給你聽。陳飛握住她的小手,輕輕說:好。他願意答應她任何的條件,哪怕去死,可是,他卻改不了她重回圍城的決心,他也不想讓她成為有負累的人,尊重她的選擇,才是對她的最愛。陳飛常常聽冰冰唱歌,但那是在語音裡,只能感受到她柔美的嗓音,無法看到她深情的表情,現在,她要面對面唱給他聽,他好喜歡。 幽閉的包間,最適合相愛的人相處,優雅的環境,委婉的音樂,是迅速提升情意的溫床。只是現在,空氣裡瀰漫著一種溫柔的味道,有些許的感傷。冰冰說,她喜歡這樣的憂傷,喜歡心碎的滋味,那樣,她就一輩子都不會忘了他,她現在要他陪自己流淚。陳飛說,流淚並不是壞事,不讓你流淚的人根本不值得你珍惜,流一次淚就幫你清澈一下眼睛,那樣,你才會看清人,看清那個愛你的人的心,才會知道,他多在乎你。 低緩而深情的音樂響起,冰冰握住了陳飛的手,那手心迅速傳遞過來陳飛的濃濃愛意,突然的,冰冰覺得自己成了一塊融化的冰,柔情似水氾濫,她深情的望著陳飛,伴著憂傷的音樂,滿含深情的為他演唱: 夜夜得那麼美麗 有人歡笑有人卻在哭泣 塵封的記憶殘留著邂逅的美麗 輾轉反側的我失眠在夜裡 你你帶走的呼吸 吻不到你那感覺多委屈 分岔的愛情 讓眼淚隔出銀河的距離 輕輕關上門 讓眼淚不逃避 何必要在一起 讓我愛上你 至少自己過的不必太壓抑 何必要在一起 逃出生命裡 才讓這個夜顯得那麼空虛 何必要在一起 讓我愛上你 感覺你的呼吸是那麼清晰 何必要在一起 讓我沒勇氣 讓我獨自在這寒冷的夜裡 何必要在一起 何必要在一起 讓我愛上你…… 眼淚緩緩的落了下來,那是無所顧忌的眼淚,是痛痛快快的宣洩,陳飛做不到可以陪她一輩子,但願意陪她靜靜的流眼淚,這是怎樣的一種意境?深情,無奈,眷念,不捨。當兩人執手相看淚眼時,彼此的心意都一覽無餘,原來,承諾並不是只有嘴才能表達出來,眼睛也可以,而且表達得更淋漓盡致。 是啊,何必在一起?珍惜曾經的擁有,何必要惦念那虛幻的天長地久?只要愛上,就無拘於形式,就算天涯,也變成咫尺,就算分離,也可以永遠。聚散兩依依,方是愛的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