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rd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黃昏漸逝。最後的鴿群低鳴著歸去,我那還追隨著那一圈圈白色的弧的目光,若指般撫過月的邊緣,蘸著徹骨的清寒,塗改它的模樣。 是這樣的圓嗎?那記憶中的月彎,如你溫暖的臂膀,懸著我仰望的祈盼。我卻找不到,你淺笑的容顏,柔冗的呢喃,只留給我一個溢滿皂香的懷念,滿如斯月的懷念。 我羸弱的肩膀,兜不住這沉重的月色,你看,它像不像你落在枕邊的銀髮,每一縷都鐫銘著我的掛念。你看,又是一縷哀怨,從我的微啟的唇角滑落,悄無聲息地掉進月色裡,再也找不見。你看吶,你看吶,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吧,只要一眼。 只要一眼,你便知道我是怎樣如秋蟬般挨過這個蕭瑟的冬天,又是怎樣如枯萍似地蜷縮在寒水的另一端,因我已絕望,我的眼裡沒有春天,沒有溫暖,只有這輪圓月淡淡地映進來,蕩起的層層微漣。 月色如水,沐著我無助的語言,月色若霜,浴著我蒼白的呼喊——媽媽,我的思念,你能不能聽得見! 有人在彼岸,唱你唱過的歌,歌聲婉轉,纏綿於我的耳畔。我想堵住他的口,掐住他的喉,然後為他點一支煙,告訴他,這是屬於你的旋律,沒有人可以代替。 再滿的月色,也擠不走我的思念,再柔的浸漫,也代替不了你的溫暖。或許,也只有那麼一絲繫在月彎的懷念,飄蕩在我的窗前,久久不散。 這麼滿的月,旁人眼裡的團圓之夜,那縷風裡送來鄰家小閨的嗔鬧,美酒的醇香,甚至可以感覺得到那濃濃的喜悅。而我,卻要在這樣的夜晚,空執雙手,憑欄嗟歎,惟一伴在身邊的只有停不住的思,抹不去的念。終於明白,月愈圓滿,夜愈孤單。 媽媽,春天來了,窗外的槐正孕育著新芽,空白了一季的枝上將開滿鮮花,每個人的眼裡都寫滿了幸福。而我,卻要在這樣的春天,繼續著寒冷,尋找著溫暖。 媽媽,又過年了,寂靜的夜晚被煙花點燃,孤獨了一年的天空將盛裝上演,每朵花的臉上都綻放著笑容。而我,卻要在這樣的時間,繼續著黑暗,等待著光明。 經年此時,我還攙扶著你在煙花下漫步,一起聆聽歲末敲響的鐘聲,一起看春晚,一起包餃子——媽媽,知道嗎?我好想再吃一次你包的餃子,那帶著你體溫的皮兒,那裹著你深情的餡兒——我都快忘記了。 你走後,我這一生惟一忘記不了的只有在每個月色旖旎的夜晚,在你的注視下點燃一柱思念,任思緒在黛色的青煙裡慢慢升騰,漸漸沉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