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或者,這就是一個男人所要掙扎的全部。時光已然變遷,遊戲一樣的人生。 只好這樣,在奔走的路上,感謝神的眷顧。 掩面的灰塵,從遠遠的地方,到極近。能聽到的聲音,總是歸為陌生。每一天的每一次心動,每一次莞爾,都在黎明開始,在夜半落下。 像一個孩子一樣努力著,夢幻著更遠的地方。夢幻著神的光。 世界像是華美的幕布,像是電影節。茫茫的人,茫茫的心事。誰在幕後看著這些哀傷? 每一次路過海邊時,都會想起那個死去的天才。海風從車窗裡灌進來,像是他的詩句: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夜色籠罩 姐姐, 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盡頭我兩手空空 悲痛時握不住一顆淚滴 碼頭上總能看到一個一個的姑娘,嫵媚而纖弱,有著鹽一樣白的牙齒,有著青草一樣的詩意。我總是禁不住想起故鄉的歌謠:女孩兒長大了,要賢良,不要站在街角。我也總企盼著能在眾裡尋他之後的驀然回首裡找到燈火闌珊處的驚喜。那或者,我想,便是這永不停歇的漂泊所要抵達的唯一。 有一次我看到了海市蜃樓,在無邊無跡的海面上,兀立起低矮的民居,在寬闊的樹林間低頭或行走的馬匹,還有雲一樣輕,雲一樣溫柔的煙火。我在山坡上停下,我想像那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有一夜我忽然夢到故鄉,醒來時,卻怎麼也不記得來時的路,週身是寂靜的夜,屋外有著微風的提醒。我聽見佛說:你若覺悟,便要回來。 我找不著這覺悟的靈,橫在我眼裡的,只有這海。 深深的太平洋。當陽光從不知名的小島後面,千里跋涉,浮到那粼粼的波浪上,散在水面上的無數船隻,像是立在瓦片上的海鳥一樣驕傲。每一個浪頭退去,沙灘上都會多出一些鮮艷的貝殼,一些潮濕的水草。我羨慕那些黑黑的小孩, 這世上最溫柔的海灘,最美好的黎明,都是他們的。 命中注定,這一切,你只能路過。就像你路過的那些往事一樣。 我多想成為一隻海鳥,或一條小魚。 曾經有人答應和我一起來這裡撿貝殼,而在時間的荒漠裡,我已想不起那是誰。 曾經有過的好朋友。最終成了陌生。 十年前喝過的糜子酒,現在的售價還是一樣。清水河畔的楊柳,不知道是否依然。 她說:下輩子,讓我成為你門前的一棵樹,求你不要砍它。 這句話成就了他一生的哀傷。 張濤說:如果你是一粒種子,你終會發芽。 而我只是一個漂泊不定的水手。 只記得高大俠的一句詞了:等待,等待,等待,越等待,我心裡越愛。 據說時間偶爾會停止,那一刻,便是等待。 文章來源:打字家。以有涯汲汲於無涯 |瀟瀟·小蜜糖的幸福點滴~~ | 早早孕 性健康 |易中天1001的BLOG | 大中華聯合艦隊的BLOG |Richard Spencer | 彬欣_雪花的BLOG |倫敦小豆bean的部落格 | 易清華的BLOG |張亞梅的BLO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