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st May 2012 | 一般 | (4 Reads)
請允許我盜用朋友的個性簽名,這麼低俗的話,也就我這麼低俗的人才能欣賞,且盜用之後仍感內疚,實在是酸腐的可以。 也許是走了太久,盡忘了自己身在何處,我想起李煜同學“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的千古名句,忽覺得有種惺惺相惜之感,但他死的太早,不能和我把酒言歡。也許是愛了太久,已分不清這思念和餓了想吃、憋了想尿有什麼區別,“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此種幸福也只有在夢裡才能看見。我不敢做夢,看得見的是你傻傻的笑和不老的容顏,感受到的卻是千里相隔、連想念都變得奢侈的一廂情願。請原諒我不能就這麼輕易將你遺忘,這遺忘裡是我苦苦守候不得善終以及嚮往美好愛情夢想的徹底破滅。 你永遠不懂,像我這樣一無所有的人,居然也感大言不慚大談愛情。也許你永遠不會知道,多少個不為人知的夜晚,有對你無法名狀的刻骨思念。是的,我一直在開解自己,過去了就讓它徹底的過去,明天的太陽一定比今天更加燦爛,很慶幸這天氣真如我預料的那般無雲萬里,卻總也抵不過心裡的陰雨連綿。我知道你越想這樣,生活卻總領你走向另一種極端,得到的未必是好,得不到又怎麼能知道它的好賴?得到了知道了它的好還想盡辦法佔為己有,豈不是天理不容人神共憤?罷了,我連你都鬥不過,更別說與天抗爭。我信命,犯天煞孤星,注定一生孤獨,既然如此,又何必強求? 別再說什麼甜言蜜語,她說了“多說無益,好好照顧自己”,永遠不要說我愛你愛的很累,她告訴你“那就算了吧”,是誰欠了誰數輩子的債?誰又是誰的誰?把那些時時想念刻刻牽掛收起來吧,你怎麼還跟小孩子一樣,別說什麼找一個人就想一輩子,你懂不懂這是二十一世紀?我懂,我都懂,我知道我生錯了時代,更自以為是的認為用真心就能換回真情,卻忘了你如眾星捧月的公主,而我不過是仰望星空的一粒俗塵。好吧,公主只應王子來愛,俗塵卻只能等歷史車輪碾過之後,實現自己那點或許卑微卻不得不絢爛即逝的舞動,瀰漫一星半點,卻永不凋零,靜等下次命運的垂憐。 愛情一定會來臨,也許你為了金錢、為了名譽、為了權力或者僅僅為了愛的感覺,在你得到這些夢寐以求之後,愛情便成為終身難以實現的共產主義。沒有人能懂得我愛的熱烈,就像這片國土,誰都可以肆意割占任意凌辱,只要它還屬於中國,我甘願是一顆塵埃。也沒有人懂得我愛的包容,就像那片島,你用了就用了,千萬別把我的小妾當成你的奴隸,得了便宜是不是也該顧及一下我的臉面? 愛情一定會來臨,也許會有這麼一個女人,和我一樣,相信和一個人在一起就是一輩子。就算被流氓吃了點豆腐也會覺得愧對列祖列宗,就算沒有像我這樣深深的愛著,也會心有慚愧,羞憤不已。 我相信愛情一定會來臨,我矢志不移,但你在哪裡? 文章來源:我們麼屜? |黃靜潔:媽咪Jane育兒妙方 | 淺滄梅@ @ @ @ |Rewrite! | Fast Company Weblog |Moveable Hype | Crime Scene KC |龍女千千的快樂小窩  | The Local Onliner |許謀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