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8th Oct 2011 | 一般 | (2 Reads)
一般情況下,男性談天的話題大多是關於運動、女人或工作,除此之外,往往很難找到談資。女人則不然。心理學家指出,從兩性關係到政治、樓價、工作、交友、家庭、健康、文化……都是女性交談的內容。在女性中談論最多的話題並不是她們的男友或丈夫,而是對她們來說更有趣的「女人話題」,例如時裝、髮型、化妝、購物、瘦身、避孕、生孩子等。 倫敦大學教授博因頓指出,女性在交談時,往往不能自制,她們幾乎不可能把話題限制在10個以內,她們對待閒聊的態度就像對待家務一樣,同時處理多項工作,和同時談論多個話題都能給她們帶來快樂的感覺。所以她們可以這分鐘說電影,下一分鐘談政治。但男性往往不能如此,因為男性交談大都是為了取樂,或交換見解。

| 13th Oct 2011 | 一般 | (1 Reads)
菜系及功效:減肥菜譜 椰菜素卷的製作材料: 主料:椰菜葉10片,冬菇2只,草菇,銀芽,紅蘿蔔各25克(約6錢半),木耳3克(約8分),五香豆腐乾1件,蔥1條,姜10克(約2錢半)。 教您椰菜素卷怎麼做,如何做椰菜素卷才好吃 用糖1茶匙,蠔油1湯匙,酒1茶匙,粟粉1平茶匙,水2湯匙調成芡汁待用。椰菜葉放碟上,加油及水各1湯匙,鹽1/8茶匙,蓋上保鮮紙,留一開口處疏氣,高火煮2分鐘,取出留用,冬菇、木耳浸軟切絲,草菇、豆腐乾和紅蘿蔔均切絲,蔥洗淨切段,姜去皮,拍碎,把所有已切絲的材料、姜碎和芡汁拌勻,蓋上保鮮紙,留一開口處疏氣,微波爐高火煮1分鐘,把餡料分成10等份,每片菜葉,包上1份餡料,排在碟上,加1湯匙水,蓋上保鮮紙,留一開口處疏氣,高火煮2分鐘,即可供食。 資料來源:中國臍血網的BLOG | 荒村——蔡駿的部落格 | 回歸本我時代 | 小鷹的BLOG | 婚禮夢工廠「部落格」 | 滄海三笑的BLOG | 部落格 | laser的部落格 | Walt Belcher's Hollywood Blog | 王鷹的BLOG

| 11th Oct 2011 | 一般 | (1 Reads)
如果說人生是一條河流,那麼童年就是從崖間石縫裡滲出的清泉匯成的涓涓溪流,清純、甘甜,不染一絲塵埃。而童年的往事就像溪流中漂浮是花瓣,使溪流有了動人的色彩。   蕩鞦韆   小時候,常和小夥伴在屋前的大樹上拉一條繩子,繩子間綁一塊木板,人坐在上面,搖搖晃晃,甚是新鮮與好玩,我們管那叫「蕩鞦韆」。記得有一次,幾個小夥伴又在那棵快要被我們折騰個半死的樹上「享受」,姐姐上來看到把我們狠狠斥責了一頓,可她自己忍不住也要參與其中。姐姐比我們大,她坐上去只一會功夫,繩子超載立刻從中間斷成兩載,姐「啪」的一聲屁股摔倒在地,我們瞬間呆住了眼。姐姐生氣得不得了,邊罵邊捂著疼痛的屁股走開了,並再三警告我們下不為例。我們望著斷了的鞦韆卻是不敢作聲,只好悻悻地收場,我們的夢想卻仍舊隨著鞦韆在空中飄蕩。   捉迷藏   你躲我找,我躲你找,模仿警察抓小偷,在稻草堆,破房子只要是能藏的地方來回穿梭,汗水浸透了衣裳,身上頭髮上沾滿了稻草,鼻涕哼吱哼吱淌到嘴裡,抬起胳膊,在鼻子上一抹,弄得滿臉都是,可依舊還在瘋跑,只想著把躲起來的夥伴找到。即使大人們一聲接一聲焦急的呼喚,也置若罔聞。直到太陽落山,月亮爬起來,才意猶未盡的回家。   捉螢火蟲   夏天的晚上可看到許多點點綠光精靈在舞動,很是好看。小時候對螢火蟲特別喜歡,經常晚上入夜時和姐姐跑到外面去捕捉。螢火蟲多是藏在那些草叢裡較隱蔽的地方,你得大膽勇敢一點。捉到的螢火蟲就放在玻璃瓶裡裝起來,在房間裡把燈熄滅後,可以看到裡面點點光亮,宛如星星點燈般絢麗。聽老人們說每一個螢火蟲都是一顆逝去的靈魂,也就是人們所說的「鬼」,這心裡就有點點害怕,不怎麼敢捉。又有聽說螢火蟲是天使的象徵,是應該讓天使揮著翅膀載著夢想在天空裡飛翔的。那時便想,如果以後有一天自己走了,也幻化成一隻螢火蟲,飛呀飛,在夜空下用一點光和亮照亮孩子回家的路,還要把夢想繼續飛揚,很是單純幼稚可愛的想法。   洗澡   炎炎夏日,總喜歡在家門前的河裡洗澡。那會兒還不會游泳,經常是姐姐帶著教我游泳,托著我的下巴或是拿著一個木製的盆子游。兩手放在盆子上,兩隻小腳丫在後面拚命的拍打,還不忘和夥伴們來個比賽,看誰游的快樂。濺起的水花在身後唱著歡快的歌謠。每次洗澡總是等爸爸收工回來經過那座石橋才匆匆上岸,當然也有被老爸逮個正著的時候。   「幹活」   童年的自己喜歡跟在媽媽後面到田里幹活。其實我那時還小,什麼事都幹不了,但就是喜歡在田野上腳踩著軟綿綿的青草歡快的奔跑著,在田埂上追逐那些天上飛的蝴蝶。那時的自己多希望也能像這些蝴蝶一樣快樂的飛翔,飛到理想的天堂去。可那時的自己不懂事,不知道這樣的夢想是不可能實現的。但這樣美麗的夢想也只有在那個年代才會有。大了也就不會再有這樣幼稚的夢想了。當自己好不容易抓到了一隻黃黃的蝴蝶時,又高興的跳了起來,沿著窄窄的田埂跑到媽媽面前叫她看自己抓的那黃黃的蝴蝶。媽媽見我如此高興也很溺愛的對我笑笑,讓我回到家裡把蝴蝶用盒子裝起來。可沒過兩天蝴蝶在盒子裡不飛了,沒有了在天空飛時的快樂,為了讓它再在天空中快樂的飛翔。我又把蝴蝶放回了空中。看到蝴蝶又在天上快樂的飛翔著,我又跳了起來,還用手指著蝴蝶叫媽媽看,看它飛得多快樂多自由呀!   當我打完這些字,指尖不在鍵盤遊走時,童年在我的腦海裡又清晰了一遍,過往便像放電影一樣,在眼前浮現好像重新回到了童年一般。   當耳邊迴盪著那首《童年》的歌聲時,童年在我眼裡就如一汪清澈的溪,如一首悠揚婉轉的歌,如冬日裡紅火的暖陽,如夏日裡清涼的晚風,如秋日輕輕飄揚的楓葉,如春日百花齊放蜂蝶環繞 資料來源:辰光四溢-劉若辰 | 孕育專家的部落格 | 韓放——那一年南來北往 | amandadarcie的部落 | 『莫扎特通道』 | 聰明悠然的BLOG | 空谷幽蘭的BLOG | Helping Hands | 魯稚的陽台 | 養性堂 | 玩學堂的BLOG

| 4th Oct 2011 | 一般 | (1 Reads)
我永遠都會記得那個晚上,我像平時一樣在看體育新聞,妻子洗了澡出來對我說:「我的腳上怎麼多了一顆黑痣?」   我是一個毫無醫學常識的人,覺得女人都喜歡大驚小怪的,就沒有理會她。  我們的生活應該說是很和諧,很安逸的。從我在公司任了高職之後,她就當起了全職太太。我的工作三天兩頭要加班,還經常出差,但我知道,她會去照顧我父母,她會輔導兒子功課。事實上,羨慕她的人和羨慕我的人一樣多。   我們雖然都不知道浪漫是怎麼回事,但感情一直很好。   我太太以前是一個藥劑師,有一點醫學常識,她知道這種莫名其妙,不痛不癢,忽然長出來的黑痣很可能是有問題的。她自己去看了醫生,診斷下來是皮膚癌。這個結果把我們一下子就嚇懵了。   不久,就像醫生預言的,她的腿上、胳膊上、背上也不斷長出新的黑痣來。她的身體和精神也漸漸開始衰落。   在我的印象中,我還會偶爾感冒發燒肚子疼,我太太幾乎沒有生病的時候。可是現在,從來閒不住的她終於躺到了醫院的病床上。   沒有了她的家變得冷冷清清的。廚房裡沒有了熱氣,衛生間的馬桶,傢俱上都蒙了灰。   以前明亮的溫暖的,回來就感覺舒服的地方變成了一個我幾乎要不認識的地方。我對家裡的許多東西居然是陌生的,用微波爐解凍、蒸飯,我搞了半天不知道分別用哪一檔,沖一杯咖啡或者茶,煮一碗速食麵、熱一碗湯,弄出來的味道怎麼就是同她弄的不一樣。   以前,她輕而易舉就遞給我的日用品,現在我翻遍了抽屜還沒有找到。   她住院,我就開始休公假、請事假,盡力多陪她。因為這時候我才明白,如果沒有一個家,如果家裡沒有一個體貼的妻子,男人掙再多的錢,在外面再風光也是空的。   就在她病情趨向惡化的當口,一位熟人告訴在廣州有一個專門治療這類皮膚癌的醫院,有類似的病例在那兒被治癒過,但費用很高,一個療程三個月,大約要三十多萬元,治癒率大概有30%。當我把這個消息告訴妻子的時候,被病痛折磨得近乎失神的她對我清清楚楚地說了三個字:我要活!   真的,我以前從來沒有覺得我們是多麼恩愛的夫妻,可是,那一刻,我覺得我們是世界上最最相愛、最最適合做夫妻的男女,我們能夠生活在一起有多麼好。她要活,我要她。我們要一起老,一起等兒子長大,一起聽兒子的兒子喊我們「爺爺、奶奶「。我下了決心陪她去廣州。   我去公司請事假的時候,我還聽到有同事在輕聲說:「如果是我,就省省了,30萬哎,萬一沒治好,不是人財兩空嘛。」   說這些話的人沒有體會過親人將要離去的悲哀,也不知道這一線生機帶給我們的希望。當時我想,哪怕是60萬,100萬,把房子賣了把車賣了,只要她能夠活,我也心甘情願。   我們在廣州度過了結婚以來最最親密的日子,那三個月裡,我們朝夕相處寸步不離,常常一起笑一起哭,想不起來有多久我們沒有這樣傾心交談了。開頭的一個月治療下來,她似乎覺得好一點了。偶爾,我還攙著她在花園裡散散步。我們回憶在人民公園門口的第一次見面,第一次看電影是在勝利電影院,是一部叫《最後的情感》的意大利電影,她還記得是索非亞·羅蘭主演的。很多情節我們似乎只在蜜月的時候回憶過,現在說起來,只覺得傷感。結婚這麼多年來,我們從來沒有在一起說那麼多的話。   三個月裡,我眼看著她慢慢地憔悴,特殊治療對她不起作用,她終於連一碗粥也喝不下了。到了後來,她跟我說:「我想回家。」就這樣,我們帶著絕望的心情回到了家。   回家之後,她的身體越來越弱,並且癌症病人最害怕的疼痛症狀開始顯示出來。她整夜整夜地睡不著,整夜整夜地被疼痛折磨得輾轉反側痛苦呻吟,止痛針也不起作用了。我恨不得去代她受苦,代她痛。我實在沒有辦法用個人的力量來承受這種痛苦了。   臨終前幾天,她一直說同我結婚,她很幸福,我們在廣州的三個月,是她一生最幸福的日子。那三個月其實也是我一生的珍藏,雖然,因為這三個月,我失去了提升的機會,損失了許多物質的東西,但同與妻子相守比起來,所有的東西都成了身外之物。幸好有了那三個月,否則我一生都會良心不安的。 她去世的那天,很平靜。我告訴兒子,媽媽是去了另一個地方等我們,將來我們還會在那裡團聚的,那時候,媽媽還是媽媽,爸爸還是爸爸,他依舊是我們的孩子。   以前看到電視劇裡的男人在愛人去世之後大哭,我覺得是煽情的表演,現在我跟著他一起流淚。她在的時候,我並沒有感覺到有什麼特別的幸福,她就是我結婚多年感情還不錯的妻子,是孩子的媽媽。她不在的時候,彷彿天塌了。我想到,她常常對兒子說:「家裡爸爸賺錢最辛苦,所以爸爸最重要。」其實,她才是最重要的,沒有了她,我們父子兩個人已經失去了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快樂。   我為她在佘山買了一處墓地。我用紅筆塗上:「愛妻」兩個字的時候,心裡特別難過。   我不是一個善於表達感情的人,談戀愛的時候,我也不曾對她說過「愛」這個詞。看到她有時候翻瓊瑤小說,為電視劇裡的愛情流淚,還要笑她。現在,「愛「這個字,我居然只能書寫在她的墓碑上。為什麼,我沒有在她希望我說的時候,在她健康的時候對她多說幾次啊?!   我就想告訴健康而幸福地生活的丈夫,好好地愛惜你的妻子,多留一點時間給妻子,不要忽視她為你做的一切。有許多東西,不要到失去了才懂得她的美好。   妻子,是世界上最愛你的,最懂你的,最願意為你付出一切的女人,此外任何一種男女之情都不能同夫妻之間的真情相比。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我等你。 資料來源:GTGT-郭濤的BLOG | 慈悲 | 「牙」口不能無「顏」 | 依然是一個人 | 熊育群的部落格 | 葉一茜的QQ糖基地 | The Scoop,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s Daily Update | 吳稼祥BLOG:用思想來感恩 | 辰光四溢-劉若辰 |